困獸(中)
2008/12/24 22:47
       困獸()

    一群人擁到了安官處報到,馬上分派衛哨,那兩個比較菜的去站大門,我又站上營部連的獨立衛哨;傳令去請來了一位帥氣的長官主持早餐開動,長官一坐定就向我這邊招呼……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,我又謹慎戒懼的端槍來到長官桌前,「長官好!」持槍敬禮的禮數照做,長官卻望著我說:「我是新來的連長,不是甚麼長官!」……「連長好!」我頓了一下沒想到營部連這麼快就換了連長,轉向營長駕駛投以相詢的眼光,營長駕駛卻是微笑而不語;連長這時卻好整以暇的將手槍擺在桌上「槍在這裡,你可以拿槍看是要幹掉我,還是做30下交互蹲跳?」,無冤無仇我幹嘛行兇殺人啊?擺明了要整我還耍帥,把57步槍高舉全付武裝的開始跳,「跳高!雙腳離開地面至少30公分,腳後跟要踢到屁股!不標準就不算!自己喊、報數!」連長疾言厲色的下指令,我在鴉雀無聲的營部連弟兄前一下下的照做……還好幹訓班不是混假的,全付武裝標準的30下挺過來了,喊到30做完還對連長持槍敬禮,連長卻瞪視著我摸他的名條「看清楚,記清楚我叫甚麼名字,不服氣你可以隨時來找我單挑!去申訴也可以,不過先告訴你我是砲指部調來的,砲指部的我全認識,要申訴記得直接跳到師部!」……經過將近20年我早已忘了他的名字,最近有人告知記起來這位仁兄叫唐大衛,名字洋派、人也洋派。

「我不管你以前在外面混有多大尾,在軍中我的階級比你高你就得服從……」連長義正詞嚴的數落而營長駕駛卻在這時向連長發難「連長,我們佩服他是因為他的本職學能和不怕死的節操,不是好勇鬥狠的欺壓學弟,你這樣做不只我不服,全連都不服!」,連長看著全連敵視的眼光再轉向我「他們到底對你做了甚麼?」,「……」千頭萬緒我該從何說起啊?只好張開口讓他看看尚未全好的舌頭,壓抑不住被冤屈的淚水汨汨而流……

一些老兵飯沒吃就要離席,「幹嘛啊?造反啦!把碗裡的都吃光才准走!」連長以高亢的語調發飆「我會查清楚到底怎麼一回事!」,那些老兵停頓了一下交換眼色又坐下默默吃飯,沒人盛第二碗的早餐在肅殺的氣氛下草草結束。

站在獨立哨上回想當兵以來的委屈,當個兵就這麼賤嗎?任人頤指氣使,有功無賞搞砸要賠,背黑鍋被整冤枉沒少過,菜鳥就罷了,撐到快退伍的有功官兵還讓人如此作賤,難怪連剩29天退伍的士官也會抓狂找人同歸於盡,我也來到這個關口了,只剩兩個月退伍我撐得過去嗎?我還能回到台灣看見親人嗎?……涔涔的淚水氾濫再也不可抑止……

在獨立哨上哭得唏哩嘩啦,衛生紙不斷被接力送來,連長只對我飆了一句「革命軍人哭甚麼哭?不准哭!」,命令無效氣沖沖眼不見為淨的走了;那一班衛哨大概連一小時都沒有吧?只記得馬上被換下,營長駕駛沒去補休一直在旁安慰,等我發洩完了還帶我去伙房。

伙房兩位大哥在刷地板,身上散發一股濃濃的江湖味,新兵拿洗好的餐桶擺不好還被訓了一頓,「擱直欺負新兵啊吼?」營長駕駛對著伙房兵笑罵,「阮直尬教育訓練啦!診啊新兵麥爽就申訴,阮啊尬黑白欺負?」伙房兵笑笑的停下工作拿菸出來請,「我沒抽菸!」,「兵做瓦老擱嘸喫菸!(請用台語唸和意會)」伙房兵看著我那特意請鞍光老板娘繡上去的舊舊的三樵臂章,硬是中途轉向擠出好話。

「恁ㄟ恩情人我尬恁帶來啊,馬按怎報答?」營長駕駛笑笑的向這兩個伙房兵討人情,只見他們張大了嘴「是伊?伊哪嘸乎人抓去關?連光頭都沒理?」,「嗯全營50分捏,誰敢尬關?行嘸知路!」,「差一點啊開槍捏,按呢擱嘸代誌?」,「嘿哪我拿50分早就橫咧行啊,開槍嘟啊好娘啦!」營長駕駛講得太誇張害伙房兵嘴張更大了,那個比較高的伙房兵趕忙拿出一罐糖炸花生硬塞到我手上「這乎你淡散,另工你來我傳好料ㄟ尬你補!......」,「嘸湯啦!」,「這存就濟,唏工哪嘸你阮早就乎唏哩雞巴連長抓去關……」;盛情難卻下,我拿著那還剩大半罐的糖炸花生到伙房旁的樹下進補,營長駕駛打點好才跑去補休。

吃著一顆顆的糖炸花生,想著剛才自己的糗樣都被營部連弟兄看在眼裡,委屈可以求全嗎?還是只會讓自己更不堪?營長父子倆會放過我嗎?剛剛那個新來的連長是不是他們刻意安排來羞辱我的?這接任沒幾個月的營長該不是專拿前朝功臣開刀吧?營部連五個拿去祭旗了接下來輪到我了嗎?……塞著一顆顆的糖炸花生卻好像塞進一顆顆的炸藥,媽的!君視臣如草芥,臣即視君如寇仇!在敵人面前不能示弱,跟他拚了!……

又要站衛兵了,這次我不要站獨立哨了,那裡的風水太差,不然就是和我八字相剋,大門狀況多又要戴一小時的防毒面具也認了;帶班那個缺呢?全金防部最苦命的帶班大概就是這個營部連,帶衛兵上下哨來回快400公尺,官多雕堡多雜毛更多,更何況人生地不熟一不小心會跑斷腿><”

上了哨遇到營部連留守的兵趕快搜集情報---「你們以前那個連長叫啥名字?」,「只知道姓楊,聽說是正宗鐵血楊家將的後代喔!」,「台灣有正宗鐵血楊家將?不可能吧?有也不是他這種的!」,「哈哈我也不信!」,「他現在調去哪裡?」,「不知道ㄝ,下哨再打聽看看……

這個兵太菜了,消息又不靈通,當我下哨隨著帶班走那條將近200公尺的木麻黃道,趕快趁機問一下這隻比較老的鳥「你們以前那個連長呢?」,他把頭偏向一邊還給了我一個白眼,「你們營部連的都這麼臭屁嗎?」,「你是明知故問嗎?」???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會震聲 的頭像
會震聲

藏霞閣

會震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