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兵闖通關(下)

2011/03/03 20:46
消失的記憶第八篇--天兵闖通關(下)

連上士官一大票,還有沒受過訓就昇下士,體能、本職學能都堪憂的貨色,真懷疑前一任連長的眼光和昇遷標準……還是官都要用買的?我一直撐到剩兩個月退伍昇上兵時才接助理;就在每天帶衛兵上下哨,偶而幫上廁所的安官接電話,沒人找碴又養尊處優等退伍的當口,訓練官下達了一通怪怪的電話記錄……詳見幽冥的安排

隔沒幾天的早點名謝明育鼻青臉腫的來集合,以前剛來的白目新兵聽說會被集體圍毆,被揍還不得告狀,得說是掉到線溝跌傷的,可謝明育不是菜鳥啊?平常他又很機伶乖巧,1548梯連上有4個陣仗也不小,他犯了甚麼錯?又是犯在誰手上竟敢動他?

只見謝明育烏青的面容下仍掩不住滿腔憤怒,問他是誰幹的?他憤憤不平的說:「我不講、你自己查!」……

側面消息—揍謝明育的好像是他同梯,砲四的高銘祥,只不過高銘祥的個頭比謝明育小一號,好像是整個砲班集體圍毆謝明育才有那種傷,砲四的砲長是唯一還沒輪調的,原本最菜、最矮、最不起眼的砲長,在我臨退伍前也撐到了最資深砲長的尷尬位置……

曾聽過一則馬賊的故事,在一群馬賊中最心狠手辣的往往是那個最不起眼的,只因常被看不起,為了彌補脆弱的自尊心,他在下手時也就特別變態的毒辣……

謝明育的事後來怎麼解決的我沒多過問,他的副砲長是我同梯,以溫見明調和的手腕應該不會讓同班的吃虧吧?

會與兵商量的好脾氣連長在我臨退伍前一、兩星期換走了,連長太好說話反而讓連隊的秩序有點失控,以和為貴卻被軟土深掘,濫好人有點不適合軍中的領導統禦吧。

過沒多久連上補了一個新連長,聽說是營長特別挑來的,號稱是軍校第一名畢業的,只是看他的身材應該是文科方面強補過來的吧?快退伍了也沒多留意叫甚麼名字,退伍近20年後才知他叫蔡文生,聽阿忠說還是吃素的,曾找他閒聊解悶……歷經天安門事件的衝擊對生死和極權制度有另一種看法

和新連長的互動不多,只記得有一次連長在晚點名時臉色很嚴肅的宣佈:「連上以後沒有老兵新兵的分別,只有軍官、士官和兵的分別,要恪守階級服從的觀念……」,我當場就瞪向他,胸膛急速起伏的心跳與充滿敵視的目光,逼使連長在稍微停頓後講出「……除了階級制也有學長制!」……我新兵的時候不宣導這個把我操得半死,當到老兵了卻要剝奪我該有的尊重與福利,是沖著我來的嗎?連上的士官看到我都得向我敬禮叫「學長好!」,要我跟那些沒受過訓就昇的菜鳥士官敬禮,我可拉不下這個臉,要別人尊重得拿出本事不是搞這種階級歧視;將帥無能累死三軍,把沒有能力的人擺在高階要人尊重對領導統御是一種災難……連上最近怎麼都昇一些沒受過訓且學經歷不足的菜鳥當士官?5條人命的教訓竟是這種反效果?真不曉得是哪個豬腦袋搞這一套惟恐天下不亂的。

快退伍了,很多新兵該做過的公差我反而因為政戰業務而錯過了,新連長又很敵視老兵的樣子,對岸政權不穩前線就提高戰備都沒放假,每次點名出公差我都和新兵搶著舉手,只不過公差都得吃自己,出了一陣子岸勤、糧秣公差就因阮囊羞澀打住了,咦?那時候押車的怎麼常都是情報官?……公差生涯結束還有另一個原因,訓練官當營值星看到我去出公差當著全營的人問:「啊嘸您第二連是無人啊嗎?派這麼老的來出公差!」

臨退伍前戰備更緊了,溫見明找我溝通要做連上的模範,不要像前幾梯擺爛讓人留下壞印象,心想也沒差那幾天就配合連隊早晚點隨傳隨到,甚而連菜鳥中士余砲擺爛不去夜行軍,我這個待退老兵一樣下去湊數……

快退伍前還做了一件至今不再有過的事……去燙頭髮,去砲指部離營教育值星官看到我們幾個燙頭髮的氣得大聲問「你們是幾營的?」,「報告!506營」……值星官沒再說話---好像被雷打到?

退伍前幾天有一種很特別的感受……我好像被重點監視,不管發生多小的狀況,只要和我有關一定直接跳過連長傳到營長那裡,隨口一句抱怨都會被馬上處理,除了戰備管制休假沒得挑剔,其他讓我看不順眼的常在須臾間蕩平,搞到最後我反而不敢多嘴……我的周圍到底有多少眼線啊?

退伍前一天砲四吳砲長值星,只指揮一群人去砲一附近拖清掃射界砍下來的枯枝,才拖幾把溫見明就拉我去砲一班下象棋,雖說已是待退老兵沒人會講話,但這種中途”落跑”的事第一次幹起來還是怪怪的;跟同梯的下象棋洩露了我的棋風,我是不斷進攻讓人左支右絀……也不曉得對不對,棋力差的進攻會是最好的防守?

別連的同梯應該都在外面逍遙吧?按耐住不平的心緒等著搭船的電話記錄,卻一直都沒消息,心裡直嘀咕會不會是對岸鬧太大?我們要被徵召直接再當一陣子兵?倒是在傍晚時同梯黃成鋐總算回來報到了,這個混仙新兵就外派支援觀測所,直到退伍前一天傍晚才歸建,他帶來了”前線”消息—有”船報”確定可以如期退伍;晚點名時連長僅簡單嚴肅的交代:「晚點後就寢,各班班長、砲長掌握人員,不得藉邀宴退伍人員聚會喝酒,違者重懲!」;值星官應卯的重覆連長的命令即交給值星班長…砲四的吳砲長

「稍息,立正!…稍息,注意!奉連長命令晚上各砲堡確實掌握人數,不得藉邀宴退伍人員喝酒慶祝…」,「不喝酒吃好料的喝汽水可以吧?」集合隊伍中冒出這句話,吳砲長難以取捨笑笑轉頭以眼光詢問連長意向,「晚點後就寢聽不懂啊!各砲堡確實掌握人員,不能四處串門子!」連長發飆後轉身出中山室

吳砲長板起臉:「有聽到了喔,晚點後就寢,各班班長、砲長掌握人員,不能四處串門子……稍息、立正!…1542梯出列!」,我寒著臉瞪向吳砲長一動也不動,這個”1542梯以後的出列!”或者是”一兵以下留下!”從新兵一直聽到退伍前兩個月我才脫離魔咒,從沒有一梯被留這麼久、這麼慘,我大都是被操的行列中最老的,跟這位吳砲長樑子結多深可見一斑,最後一天了該不該在這時給他難看一次討回來?僵持的尷尬中,溫見明卻在這時發聲:「同梯ㄟ!後退一步,向右轉!……對齊…呃!敬禮!…禮畢!」,對同梯的命令我沒有遲疑的空間,三個同梯自從新兵到金門的短暫時間,已經很久沒一起出來列隊了,這應該是最後一次的巡禮,乾脆做漂亮點給它一次到位。

吳砲長在回禮後又下了一道向後轉的口令,我們三個同梯一起面向部隊。「1542梯明天就要退伍了,他們是我們連上最優秀的一梯,大家給他們鼓掌! 」弟兄們如雷的掌聲讓我原本僵直的臉綻出笑容……心情反差很大的一瞬,從此刻起再也不會有人對我頤指氣使了吧?國民應盡的義務我撐完了!

解散後出中山室,我橫眉怒眼的跟在吳砲長後面,這位和我處最久的砲長也是欺負我最久的,仗著中士官階一直找我麻煩,從新兵一直積累下來的恩怨,雖到了上兵時有情勢逆轉,但對他就怎麼看都不順眼,退伍在即更讓我想一吐怨氣,口不擇言的挖苦就攔不住了,「做枷一咧砲長無半撇擱瓦嬈擺!」,吳砲長轉身握拳的瞪向我,有同袍打圓場幫忙隔離,溫見明摟住我的肩頭「平安退伍就好啊啦!做兵生成愛卡忍耐ㄟ,而且人嘛有尬你肯定!」,「我擱要伊肯定?」,「好.好.好.ㄟ凍自我肯定尚好,行啦!明天就要退伍了,陪恁同梯開講一咧!」溫見明把我摟著往砲一走,暫時化解這一觸即發的衝突……

溫見明在砲一按壓這一把無名火,吳砲長那一頭的火卻被撩的幾近燎原,值星的吳砲長換下安全士官,自己當班拿槍等著我回測量班堡時要給我好看……

溫見明拜託他的砲長郭貴厚去調停吳砲長,還派出幾個哨探去觀察兼把風,我想回班堡睡覺溫見明卻說明天上船可以讓我睡很久,不差這一時三刻……

溫見明一直找話題聊天,郭砲長去按耐兩小時多了還沒回來,輪到謝明育要上衛哨,溫見明耳提面命要他機伶點,隨時注意吳砲長的行動,必要時衛哨槍枝回防,要槍對槍以免落入下風……

謝明育上哨沒多久碉堡外傳來全副武裝的腳步聲,溫見明要我趕快躲起來,我不為所動,我安坐在床沿上等這煞星進門……

進來的是全副武裝的郭貴厚砲長,他把安全士官接下來了,溫見明怨怪砲長怎麼不先廣播通知狀況解除,害他窮緊張……

溫見明問了一些外面狀況和處理的情形,砲長交代完轉而對我說:「葉正森你ㄟ個性愛稍改一咧,你這款個性……」那一晚砲長跟我說了很多,我也深感為人處事方面有太多需要檢討的地方…經過這麼多年我還在學習,也對當年被我傷害自尊的同袍感到抱歉。

凌晨快兩點了,我從砲一走回觀測班,躺在只剩床板的鋁床上,用衣服捲成枕頭將就的小睡,只剩一個多小時就要去營部報到了……

清晨五點多傳令左克偉來觀測班叫起床,我驚慌的問:「啊!不是三點半營部集合嗎?是不讓我退伍嗎?」,「廣播器壞了,集合時間改了,怕吵醒你沒通知…ㄝ你面那無按怎?吳砲長講話不算話…啊!目睭有稍跨紅紅。」,「昨晚沒睡好啦!」……沒多想傳令後面那段話是甚麼意思,只被通知去營部前要先向連長辭行。

三個身高一樣的同梯聯袂進入連長室,敬完禮後連長頓了一下摸配槍,溫見明突然跨出一步「連長你要幹嘛?」,連長怔了一下解下S腰帶和配槍放在桌上,然後伸出手和我們一一握手「恭喜你們退伍了!」……

出了連長室溫見明問我「同梯你會冷嘸?」,「拜託ㄟ!這落天你直話冷!…同梯時間亦早,咱來尬伊呷早頓卡走好嘸?」,「嘜呷我取你出來外口呷啦!」……三個同梯揮揮手沒多話別就離開連上……多年後回想起來,我是神經大條都在狀況外,而且EQ太低得罪不少人,能平安走出連上真多虧了我有個好同梯。

到了營部一群人等集合退伍,5個同梯大專兵和好幾位預官,官比兵還多,不過他們都比我們晚來金門,現在卻坐同一條船回去…呃…有一位先去天國報到了!

一群人都穿便服,沈浸在總算退伍可以回家的喜樂中,還在互留地址電話的忙亂時,值星官簡單的傳達注意事項就交給營長,營長全副武裝致詞完就往我這裡走來,營長摟著我的肩往外走詢問:「恭喜你退伍了,要不要簽下去?留在我身邊我保證提拔你!」,「我好不容易撐到退伍,要簽在中心就簽了,也不會等到現在!」,「你這樣的人才不在軍中發展很可惜……你的測量程式有交給徒弟嗎?」,「有啦!還有教他怎麼用啦!」,「那這樣都沒問題囉?」,沈吟了一下「應該沒問題,不過要多練習,有問題可以寫信給我……營長我們上次營測驗只在外面七天,差點測不出來,測量班那麼重要佔全營50分,你應該多給他們訓練的時間,測量官有甚麼要求就儘量滿足他,到時候如果測不出來,你要殺他也不會有怨言!」,「嗯!你的話有道理!」,「你就等著昇官發財啦!」換我拍著營長的肩勉勵他,「謝謝!謝謝!…周峰郁你有沒有留你師父的地址!」,「有啦!還有電話!」徒弟一大早就來營部洽公,沒想到他那麼紅,營長可以直接叫出名來。

營長還是一如往常板著撲克臉的走了,溫見明笑笑的說:「同梯你無憨嘛,擱會響留後步!」,「留啥後步?」,「啊…同梯麥相騙啦!」……我當時是真心的建議,沒想到那也是我能順利離開營部大門的原因。營長在一群退伍官兵中只找我談話,引來其他軍官竊竊私語「他是誰啊?」,「…」,「他怎麼也退伍?」,「……」……他們壓低音量說些甚麼沒去注意。

退伍當天在頂堡師部值星軍官大聲詢問:「這裡有沒有人被催眠的?」,引起大夥一陣訕笑「被催眠的怎知自己被催眠?」,軍官仍不死心「自己想想看有沒有最近無緣無故被調單位的,尤其是身負重要職務的,回去找會催眠的看一下!」,沒想到還真有人回應「那要去那裡掛號?」,「娋ㄟ那一科啦!」,這一問一答引起更大的笑聲,我當時跟著大伙一起哈哈大笑,環視周遭這群和我一起退伍的精英,除了1542大專兵和1539一般兵,還有37期預官……不可能是我吧?比我厲害的那麼多,軍官最有可能啦!怎麼輪也輪不到我這個小兵,更何況營長對我不錯還言聽計從呢,我掌握全營50分有誰敢動我?

這時忽然有個軍官走近那位值星官理論,那值星官大罵「你是幾期的?敢對我這樣說話!」,那軍官又爭辯幾句轉身走開,說些甚麼我沒聽清楚—距離太遠了

當天在搜查行李時,有人用茶葉罐裝滿子彈被逮了出來,大夥都在笑「怎麼有人這麼笨,要退伍了還為那些子彈多關七年!」;只是沒想到我更笨,竟會以17年的多舛,賭一個挽回記憶的絕機!

17年後回想在頂堡師部的景象,那個值星官很像營部連那位新來的連長唐大衛,那位上前理論的軍官很像是那位會催眠的軍官。

17年後我漸漸地回想起一切……我同梯的話應驗了,我還真的被砍頭了……砍我的是無形的催眠刀

記憶恢復後,我的行為在外人眼中顯得異常……滿臉殺氣還三更半夜繞著廣埸踱步。眾人見我的行為異常,都認為我卡到陰,紛紛向我的親人告狀,奶奶憂形於色,限我一定要在王爺扶乩時請教。

降駕的王爺指示:「本宮無法師,須至台南中洲天后宮化解!」

至台南中洲天后宮化解,卻也給了一個更意外的答案:「魂隨附身已解,心不可再想,口不可再言,凡事看開,心放開不可閉,運途自然慢慢順利,緣之事自有安排,有空到德勝宮拜拜!」,化解時聽法師請來天極聖母、田都元帥、十殿閻羅暨各方神尊會查,竟然是「受催眠時磁場過低,三個冤魂趁機侵入!」……原來弟子能一一破關是因為……有鬼相助!

 

封印崩解日:中華民國九十五年四月十五日至廿日(農曆三月十八日三月廿三日

四月廿日  (星期四):竹南塭內德勝宮率團至台南中洲天后宮祝壽

四月廿四日(星期一)竹南塭內德勝宮王爺濟世,問王爺我的事是不是要找總統才能解決?

四月廿七日(星期四)祖母、弟弟、妹婿、里長和我,一行五人南下台南中洲天后宮請教,由黃法師開壇化解。

 

 回應(5)

 
 
劉欣韋2012/09/14 01:56 回應

HI! 打擾一下嚕~ 最近在FB成立了一個社團~~ 歡迎想要改變身材的朋友加入唷~~~ 減重fighting 社團 http://www.facebook.com/#!/groups/477262222289266/ 想要簡單減重 增重可來信索取諮詢表~ louise122karen@yahoo.com.tw

 
半桶師2011/03/14 22:40 回應

是大二要搬遷學校宿舍~

兒子聽學長說現在就要先租了。

昨天有去苗栗看房子都要揪9個人以上~

偶不知道要如何是好,啪謝~~還是要謝謝你喔~~

晚安安!!!

 

 
半桶師2011/03/14 18:20 回應

請問你有南苗的房子要出租嗎?

 
會震聲2011/03/14 20:30回覆

學長大嫂您好,我不是包租公也沒那麼好命有產業在南苗;職業作家宿舍住不慣嗎?

 
半桶師2011/03/04 16:51 回應

濫好人本來就會被軟土深掘~~感同身受連長的委屈

 

 
會震聲2011/03/04 19:06回覆

學長有慈悲心

 
阿明2011/03/04 01:49 回應

能出公差到外走走,吃自己沒什麼,

總比在連上好…

偶相信磁場、虛弱、能量低是較容易被催眠、被一些靈入侵。

 

 
會震聲2011/03/04 19:00回覆

我一直很在意他們沒去投胎,整整跟了我17年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會震聲 的頭像
會震聲

藏霞閣

會震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