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緣的同梯1

2007/07/01 10:20
 
從尚義砲裝幹部訓練班回來,立刻投入營測驗的準備工作,到營部找測量官報到,一群人已在那裡練了好幾天,翻對數表比賽計算速度,測量官瞧了瞧我這全營唯一去受測量訓的兵,看不出有甚麼驚人藝業,還對我說:「我們練好幾天了,你跟得上進度嗎?」「不曉得ㄝ,要試看看!」操了幾回合測量官的嘴角就往上揚,證明我不是去混的。

一段時間的相處下來,測量官把大權全交給我,一個「二樵」的一兵帶領三個連的下士測量班長和一群兵;我們第二連的測量班長林昌慶和營部連的測量班長都是砲校畢業,在砲校學了六個月的要聽我這個在幹訓班學兩個月的指揮,營部連的測量班長長得高又帥,戴付眼鏡很斯文,班兵都叫他「ㄝ豆奶ㄟ」,綽號叫來叫去害我連他的名字都忘記,林昌慶則是自己爆料,從竹南高中起「老猖」就一直隨身,第一連的測量班長印象比較深刻叫陳瀚威,高高壯壯,眼睛大得像張飛但卻很斯文,常聽他說在淡江大學唸書時,常看到崔麗心穿得像花蝴蝶去上學,他住高雄,家裡開旅行社的。

營測驗前測量班全部開拔到碧山陣地駐紮七天,白天就和測量官坐吉普車四處勘察看陣地,攻山頭找制高點,有時則清掃視界,好讓經緯儀可以打得很遠,當然還少不了偷做記號,預先測定路線諸元。資料獲得後就回到碧山那家妹妹最漂亮的小店,一群人打撞球,我卻忙著劃線標轉折點,填座標諸元;晚上則在附近廢棄的民房打尖,依著燭火玩牌渡時間,撐到夜深人靜,一群人跑到路旁的廣場,圍著古井洗澡,還好那段時間沒甚麼月亮,不然真是丟人現眼。

我們前一期的學長營測驗測量沒算出來,全部被罰戴防毒面具,兩腳夾卵蛋餵蚊子,我那時是新兵支援砲班當裝填手沒被波及,但我身屬觀測班,那種被幸災樂禍的眼光掃到,仍感到渾身不是滋味;我不想再被看扁,但學長傳下來的程式都是個別獨立,而且用CASIO fx-4000p程式全用代碼,跟學校學的不一樣,也沒操作手冊,在幹訓班 時拿給 老師看他也沒輒,我只好邊輸入邊測試,找出代碼的含義再另作程式,還真讓我搞了一套把所有程式全網在一籮,而且方向盤、經緯儀、雷觀機都可用的程式出來,還剛剛好26個變數全用上。那一年我們完成任務後,太陽還沒下山測量官就已幫我們佔了一個最僻靜的地點,掛好蚊帳買一堆好料的準備先慶功,只是砲班還在挖掩體,我們不敢休息跑去幫他們挖。

隔沒幾個月當時的參謀總長郝伯村來金門視察,金防部指定我們506營受測,營長朱泉成則指派我們第二連去,兩艘海龍部隊的快艇把漆成紅色的油桶拉到外海固定,我們只用一發砲彈就讓目標摧毀,營長滿臉喜色只是數落測量官怎麼只有我這個兵當計算手,而且還敢和參謀總長抬槓;回到連上慶功宴連吃了三天,一群官相繼排返台假,沒多久營長升任砲指部副指揮官、連長升任營作戰官、輔導長當了別連的連長,我則從最黑翻成最紅,「印地安人」「會震聲」成了我的代名詞。

測量官在營上地位瞬間提昇,可能是恭喜贊揚的話讓他應接不暇,他把功勞全推到我身上來;情報官原就和我像兄弟一樣,逮到我就把我推去營指揮所踢館,使觀測班原屬兩系統的測量班和指揮所不再分派系。經過營部連,通信排長摟住我說:「我們都是531退伍,以後你就算是我同梯!」第一次有軍官找我當同梯,我很興奮的說:「我們連上還有一個溫見明和我同梯,他很優秀我也介紹給你當同梯!」只見他扳起臉「我只認你當同梯,我連營上的軍官都不認!」我想化解尷尬,笑笑的對周圍的兵說:「銅牌我見到了,你們連上的金牌、銀牌能不能也介紹一下!」突然他勾住我脖子往他的名牌瞧,啊!原來是姓佟,那些兵是叫他佟排,不是通排的變聲也不是連上第三把交椅的銅牌,他扠著我脖子「如果不是念在和你同梯,你又是別連來支援不瞭解情況,我就把你扠死!」周圍的兵全笑翻了……
 回應(3)
 
稻草人2009/03/11 11:30 回應

想起來了,叫曹效文,砲指部參一科長,人緣不好,被下放到這邊冰起來,這位仁兄的飆勁當時可是整個金門都知道啊
是的,籃球場左邊有個測量連
有天去外面路口開水閘晚了幾分鐘,被標哥向測量連借吉普送砲指部禁閉室關一星期...媽的....
還好裡頭的班長有認識也知道我是被標哥冤的,倒也沒事的度過一星期
回來後本來輔仔要往上告防衛部,管教失當,後來我說回來就好了,別到時那傢伙記恨,搞的我沒辦法退伍...Orz
還好後半段他回台灣,從此後爽到退伍

會震聲2009/03/11 14:09回覆

提到水閘我才想起路旁的大水溝,聯外道路到幹訓班間那條路有80公尺吧?曾和砲士訓的一起測5000,出門往右繞經小店,一段路後再右轉然後一路陡降坡,再右轉那一段是平直的林蔭大道,也是我把一大票幹訓班的拋在後頭的起點,跑到公園那邊領先太多被我們大隊長要求繞公園三圈,結果公園太小一群人在那裡打結,很多人又混水摸魚沒繞就跑了,到接近終點的陡坡我反而落在後面;那次測驗要是測量訓的出頭砲士班的大概又會被操更慘吧?

稻草人2009/03/11 09:13 回應

看之前的文章得知是您是1542的學長.....(靠腿....學長好)
尚義幹訓班....當年到金門下船在營部待了3天就被挑去支援了
當時的隊長是砲指部有名的"飆哥",姓曹,名字就忘了...硍...被他虐待的很慘

受訓學生我不認識啦,我大概是77年7-8月過金門的
若是在那之後來幹訓班的,應該是

當時營區內還有尚義機場的安管組駐紮,爽單位一個,每天穿的水水的去上下班
也常跟他們打籃球比賽
後來也被叫去打砲指部的籃球隊,有短時間脫離飆哥的統治

4管50機槍/42砲 也在那邊長期下基地訓練

退伍後就沒再過去了,有空還真想回金門看看

會震聲2009/03/11 10:55回覆

那傢伙姓曹叫"飆哥"啊?真懷疑他是不是精神異常,常被他像瘋子一樣耍

裡面好像還駐紮一個測量隊;大門進去左方是伙房,那大概是我在金門吃過饅頭最大最好的

我同梯溫見明還曾回去支援當教育班長,混太凶頭髮留太長被路過的師長逮到飆了幾句,然後歸建還搞得全營頭髮都理到快成光頭......最後好像是剃頭事件的導火線,死五個後頭髮又變可以留長

想回金門要找伴啦!可以去60砲長,金誠連那裡注意看看,他們回去好幾次比較熟

稻草人2009/03/10 17:48 回應

哈哈哈...找CASIO FX-4000P的說明書資料找到這裡
我當兵時在尚義幹訓班當文書  (陸軍1560梯)
那時各受訓班的教材都是我日夜顛倒弄得啊(砲士/測量/觀測)

雷觀機....懷念啊

會震聲2009/03/10 22:47回覆

還真有緣啊!我徒弟周峰郁應該有給你照顧到,班上還有一個1560梯的行政趙大偉,不曉得洽公有沒有和你一起混?

雷觀機在觀測所常被用來打牛LP......替他們免費雷射避孕吧

測量好像沒甚麼教材,對數簿是自己帶去的,只要空白紙或抄筆記,另外就儀器操作......被人亂整操體能比較多啦!

歡迎常來哈拉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會震聲 的頭像
會震聲

藏霞閣

會震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