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緣的同梯2

2007/07/01 10:23
 
快過年了,去年遇到蔣經國去世整個過年的氣氛都沒了,全付武裝和衣而眠,隨時準備開戰,今年不會又搞砸了吧?好期待在軍中是怎麼慶祝的。帶著徒弟周峰郁去莒光樓旁的電廠支援衛兵,在營部連集合後先到唐牧馬侯祠旁的商店採買宵夜,周峰郁遇到他在遠東工專的學長,兩個人聊起了學校的事,我讓其他人先走而我留下來陪他們,因為周峰郁帶著57步槍不能讓他落單;在我再三催促下他們才依依不捨結束,臨走還塞給周峰郁還剩半瓶的高梁;寒洌的冷風吹來,我怨怪周峰郁怎麼有那麼多話好講,害得我們要摸黑去電廠。

去電廠支援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晚點名,還可以在寒冷的冬天提早進被窩睡覺,這已算是美差了,第一班衛哨由第一連的兩個砲長先佔了,我們也樂接最後一班,不用扛拒馬也不必半途被挖起來;只是半夜聽到兩個砲長和查哨的軍官在談話,一般查哨都12點過後,今天怎麼這麼早?出來探了一下,砲長和查哨的軍官要我快回去睡,說明天起想睡好覺都難了,問他們甚麼事?只推說明天回連上就知道了,那軍官是來收子彈的,啊!晚上要是有水鬼上來要用剌刀和他們拚啊?

回到連上才知事情大條,昨傍晚遇到的周峰郁的學長開槍殺了我同梯佟排,其他三個陪葬,自己也自殺了,營長的吉普車全是血,連一個也沒救活,除了佟排被開三槍,其他都是一槍斃命,待過精誠連的果然彈無虛發;那個擅離職守的是從我們連上轉過去的彈藥士,只為了看鑽石舞台小命貼進去了,只是僅剩29天退伍怎麼還開槍?是甚麼深仇大恨啊?只為了剪頭髮?太離譜了吧!

接下來那軍官的話應驗了,全營狀況不斷,要派人去守靈,長官每天督導徹查,彈藥庫又報表不實被罵到臭頭,只是彈藥士也死了無法為自己辯駁,帳當然也都推到了死人身上,只有站衛哨負荷變輕了,拿著棍子站衛兵,只不過敬禮會敬到手酸,太多大官坐吉普車來,連滲透的也來插一腳,慘啊 ><||

這一天清早傳令左克偉臉腫得像豬頭,嘴巴猶如兩根大香腸掛在臉上,說話也含混不清,我都認不出來,一群人則是笑彎了腰,左克偉認為是昨天去守靈被煞到,今天不敢去了。在無人自願下我只好披掛上陣,誰說老兵八字比較輕?我偏不信邪!

在花崗石醫院的太平間,我們四個兵把佟排的冰櫃拉出來,醫官以慢速微顫的語調對佟排的大哥說:「你弟弟死得很難看,你要不要看?」我看看臉上罩著周圍縫布面具的佟排,他清秀的臉我再也看不到了,他死得多慘我要不要看?只見佟排的大哥噙著淚堅定的點頭。營長命令我們四個兵背轉身,才剛動念好歹看一眼最後一面,卻聽營長倉促的大叫:「趕快把他扶住!」佟排的大哥差點昏厥,我望向佟排面具已然重新蓋上,大哥哀戚的幫佟排剪指甲招魂;儀式結束後我們坐在太平間外的大石上望著山下的美景,金門真不愧是海上公園,只可惜這美景死者看不到,活著的人怎麼看心情也好不起來……

 

後記:根據同營同袍告知,被射殺的通排為廖偉成,當年不同連隊放假日不同且只有半天,未曾與此位同梯一起出遊即已天人永隔;當時的兵都叫他[銅牌],我被勾住脖子,可能心中先有定見把偉看成佟;亦或像我同學認義父改姓,如果早夭即回覆本姓

另有三位亡者埋骨於金門似乎是經國紀念林中,其中一位信基督教,故而當時出殯牧師,道士都有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會震聲 的頭像
會震聲

藏霞閣

會震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506B2G 1580學弟:
  • 傳令左克偉,行政趙大偉。我都遇上,但營上大事,就只能靠聽說了。學長們的經歷讓我們後輩得以參與。也讓傳說得以證實。謝謝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