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冥的安排

2007/07/01 10:30
 
某天營上派人來連上做民調,砲三砲長吳炎曄抱怨:「我們連上太久沒有連長了,沒有做主的人像一盤散沙……」,很快就調來一位連長,只不過來了一個沒主見的好好連長,晚點名時都拿電話記錄來和我們討論隔天行程怎麼辦?全連的兵都爽歪了,只有軍官和傳令鬱鬱寡歡,大概鄙夷有這樣的主子吧?

    才沒幾天大事就發生了,從我們連上指揮所高昇去營部指揮所當訓練官的專八期菜鳥官,在我們連上接戰備驅離射擊時,誤拉155砲的計算尺(505506507營都是105榴彈砲,只有508營是155榴彈砲),把裝藥和仰角弄錯了,打了一發不見彈,再打一發電話就來了,還好一發打進果園,另一發正中民宅,僥倖的是中民宅的那一發先打到民宅樓梯間的石棉瓦,可能改變了彈道把一堵牆撞開一個大洞卻沒爆炸,兩發砲彈誤射竟沒人死傷,真不曉得這剛接任沒幾個月的營長該哭還是該笑?

    接下來幾天全營可調動的兵力全拉去修補民宅,民宅中的老阿嬤喃喃的說:「少年時要匿共匪仔ㄟ砲彈,喫老擱要匿國軍ㄟ砲彈!」,我安慰她兩句就趕快落荒而逃,只是有人逃不掉了,訓練官被叮得滿頭包,一個原本力爭上游,企圖心強烈的好官,被打進黑五類的最底層,還好有三千多個日子可望熬到翻身,只是不曉得他有沒有挺過來……

    最黑的要怎麼翻身?像我是轟轟烈烈幹了兩票,從此沒人懷疑我的能力,沒人敢找碴;訓練官卻另闢蹊徑,眨低他人可以抬高自己吧?某一天他下了一個怪怪的電話記錄--「為因應寒流來襲,責令各連採集直徑3~5公分,2尺長之銀合歡樹枝製作防寒圍籬,保護剛植栽之樹種……」連長晚點名時納悶的問:「啥是銀合歡?我們連上有嗎?」,看著大家面面相覷,我只好又出一次風頭「有啊!在連集合場旁邊!」連長比一下身旁嬌小的槭樹「是這一棵嗎?」,「不是,是光禿禿的那一棵!」我比了一下在指揮所旁全連唯一的大樹,連長顧不得晚點名了「趕快弄,明早上要驗收!」,一群兵樂得爬樹弄樹枝,不用操體能耶,多爽啊!

    隔天除了我們連上達成任務,其他兩連都被糗了,訓練官坐著卡車來連上問:「你們誰知道銀合歡在那裡?」謝明育笑笑的說:「我們全連都知道啊!就那一棵光禿禿的大樹啊!喔訓練官你嘛幫幫忙,銀合歡的樹枝不是太軟就是太脆,根本不好插,連上木麻黃這麼多、又好用,怎麼選這種?」訓練官吶吶的說:「我想三個連都有銀合歡啊,……」訓練官被折騰了一陣才知道問題出在我身上,轉而奚落我這個沒去構工的帶班,「喔!上兵哦!」,「剩沒兩個月就退伍了,嘸昇上兵麥等冬時?」,「喫這老啊已經是廢物啊,嘸去待退擱來站助理!」,「誰講我這是廢物,我要負責營區警戒,防止敵人滲透,帶衛哨交接……」我滔滔不絕的把衛哨守則全背出來,訓練官聽得很不耐煩,「你按呢就重要就對啊!」,「嘸啦!一個兵能做到這樣就有夠啊;麥害全營去構工,了錢了工擱乎漩少年時要匿共匪仔ㄟ砲彈,喫老擱要匿國軍ㄟ砲彈!按呢就好啊!」謝明育:「對喔!哦阮連續就濟工攏喫就醜,錢攏拿去買沙!」旁邊的兵全起哄,你一言我一語的抱怨,訓練官哀怨的說:「我也把我兩個月的薪水全捐出去了啊!」;「嘿你自己做直來!」,「阮攏乎你害死!」……好像點燃了火藥庫一發不可收拾,訓練官招架不住落荒而逃,臨走撂下一句話「我以後不來第二連了!」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會震聲 的頭像
會震聲

藏霞閣

會震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506B2G 1580學弟:
  • 又再次傳說的證實。謝謝你!學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