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阿公

2007/07/01 09:55

 

我阿公差不多12,3歲就到豆油店當學徒養家;曾祖父是個遊手好閒的紈絝子弟,吃香喝辣把田產敗光後,主意打到這些子女身上,早早就送去磨鍊供他花用,真的榨不出來了,走投無路就自縊身亡,除了罵名甚麼都沒留下。阿嬤老是咒罵曾祖父連碗筷也沒留,害他們一天只吃一餐,而且還不一定有著落;阿公卻都惦惦的,只在約十年前和他一起去掃墓時,聽他對著墓碑嘟嚷『做人要公平啊!』

阿公排行老二,大伯公死了快十年了,叔公現在還能在田裡種菜做資源回收,而我阿公今年將過92歲生日,他是民國5年生屬龍的,前兩年還能騎腳踏車狂飆,把我們嚇出一身汗,現在則日漸佝僂,但是健保卡還是很少用,用上的機會常是外傷,最多是坐在門口曬太陽打瞌睡跌傷的。

即使家境再怎麼艱難,阿公阿嬤還是拚出了一片田園,還養了四子三女,只不過每一個都和阿公阿嬤差不多高,我爸排老大,二叔常抱怨阿公把他的名字取壞了,『葉國樑』、『大家攏叫我矮古人、矮古人,害我都長不大!』二叔小學不曉得有沒有畢業,怪的是他毛筆字寫得超好,小時候還跟著他擺攤賣春聯;只可惜老大老二都不爭氣,一家子為了分家產撕破臉,二叔簽了個大不孝的叛家書,入贅姓陳,結果沒幾年也離了,生的二子,老大剛退伍就出車禍死了,還留下孤兒寡母,女兒長得漂亮卻和幫派份子混在一起,一家子零零落落各自散開。我爸更絕,偷拿阿公的身分證印章把田產賣光光,自個兒享樂,阿嬤數落他常被他一句『妳乎人倒的比我賣掉的還多!』氣到七竅生煙,他頗有曾祖父的真傳。小叔則是從小就嬴弱,還有先天的羊顛瘋,不能受刺激,他最安份乖巧,可惜腦筋不靈光。三叔呢?我還沒上小學時,他因在大熱天裡挑稻穀,他的挑完急急忙忙的趕回要幫我爺爺挑,太匆狂了,口吐白沬躺在客廳沒三天就死了。我常納悶,這是隔代遺傳嗎?還是矯枉過正的宿命?……

前面兩段經文合起來還不到阿公抄錄內容的三分之一,他還抄了兩本,阿公的抽屜只有這兩本疑似天庭降下經文,和幾本三叔的高中課本;問他有上過私塾嗎?他搖搖頭,只說那時做豆油『讀台灣冊』學的,看著保留超過70年的黃格書,沒標點符號,紙也快爛了,想想幫他打成檔案留存吧!可是看了看發覺這好像是預言最近將發生的事,也讓我腦中那些奇思異想有某種連繫。想認識我阿公嗎?我弟弟生性調皮,當別人聽不清楚他講什麼,詢問他『你講啥?』他常回人家『阮公葉天來!』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會震聲 的頭像
會震聲

藏霞閣

會震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